UU快三

摘要

当教育不再成为风口,来看看苹果投身教育行业的初心与历程。

「我对我的团队说,你们缺少有创造力的应用程序,iMovie,播客,GarageBand...这些都要免费,学习的一切都关于创造力,而非花钱,如果我们要赚钱,我们可以从别的地方赚,让我们把这些软件都做成免费的。」接受极客公园专访时,苹果教育的首任副总裁约翰·库奇兴奋地说道。

相比那些耳熟能详的产品线,「苹果教育」这个概念也许稍显陌生。40 年以前,在那个计算机还不是为普通人而生的年代里,苹果为加利福尼亚的学校捐赠了 10000 台 Apple II。苹果让教育用上了第一批电脑,那个时间点成为苹果教育的开端,学生的学习方式也就此颠覆。1997 年,乔布斯回归苹果,他表示苹果将专注于仍然有希望的少数市场,其中之一便是学校。教育是深深根植于苹果的 DNA,这句话乔布斯和库克都曾提过。

苹果教育的首任副总裁约翰·库奇 | Rewiring Education

「作为第 54 号员工加入苹果,是因为我和乔布斯有相同的愿景。当我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时,坐在电脑面前,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我想游行的、反抗的人认为他们能够改变社会,但是我认为摆在我面前的——技术,才能改变社会。」库奇说道。当然,在库奇的言语中,技术也可以改变教育。


第一台放在教室中的电脑

其实从 Apple I 诞生起,苹果就与教育挂上了钩。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将 1976 年发布的 Apple I 捐赠给加利福尼亚中学的代数老师,Apple II 则内置了为学生使用设计的 BASIC 编程语言。在 Apple II 上市前发表在 BYTE 杂志的文章中,沃兹就强调教育是新系统的主要应用场景。

Apple II | 维基百科

在所有早期的计算机公司中,对于如何让计算机进入学校,苹果做了最认真的思考。当时,个人计算机主要通过面向「电脑极客」的夫妻店销售。苹果选择与有着数十年教育市场技术设备销售经验的 Bell & Howell 合作,推出 Apple II 的定制版本。

1978 年,苹果与明尼苏达州教育计算联合会(MECC)达成协议,为该州的学校提供 500 台计算机。到了 1982 年,MECC 成为苹果电脑最大的「销售渠道」。「成就 Apple II 的一个原因是学校成为了 Apple II 的客户。」乔布斯曾这样说道。

但这远远不够。「即便每所学校都只有一台计算机,有些孩子仍会找到这台计算机,从而改变他们的整个人生。」苹果公司成立初期,乔布斯就试图将这一梦想变成现实。苹果公司开启了 Kids Can’t Wait(孩子不能等)计划,设想为每所学校都捐赠一台计算机。限于经济实力,乔布斯通过游说国会通过为基础教育捐赠计算机来获得额外税务减扣的法案。虽然该项法案没有通过,但是加利福尼亚政府对苹果伸出了援手。当地 1 万所学校的学生生平第一次接触了计算机。

接受极客公园专访时,库奇分享了一个有趣的例子。库奇当时为 St. Mary’s 学校捐赠了两台 Apple II,当时学校不知道能用 Apple II 来做些什么,于是搁置在门卫室,学生闲暇的时候可以去玩。一年之后,当被问及最喜欢的课程是什么,学生们不约而同地投票给门卫室。「你看当时的教育多无聊。」库奇耸了耸肩膀。

「这些让我们看到学生积极的一面。Kids Can’t Wait 成为了苹果教育的开端。」

1984 年苹果推出 Macintosh 之后,苹果进行了又一次的教育推广,与 24 所顶尖大学达成了协议,包括整个常春藤联盟。接着,苹果推出了 eMate 300,这是一款面向教育市场的个人数字助理,配有手写笔和触摸屏界面。2002 年,苹果推出了专门面向教育市场的台式电脑 eMac。eMac 停产后,取而代之的 iMac,「教育版」iMac 通过缩减硬盘容量和内存帮助成本降至最低,比如 2009 年版本取消了蓝牙和红外遥控接收器。这些计算机在学校的普及帮助苹果在教育市场上站住了脚。

不过从一开始苹果就明白,仅仅把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放在学校落灰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苹果教育。


iPad 不能只是纸质书的替代品

库奇说当「门卫室」成了学生们最爱去的课堂之后,St. Mary’s 又引进了四台 Apple II。学校决定开设一门正经课程,于是聘请了一位在 IBM 工作的学生家长为这门课程设置考试题。最终这位家长为考试出的题目是单调死板的「空格填词」,与创造力毫无关系。「乔布斯最初将科技比作 mental bicycle(精神上的自行车),它将我们带到需要我们探索和创造的地方,而不是在原地打转。如果我们对待技术不够谨慎小心,教育机构就会将 mental bicycle 错用为只能训练体力的自行车。」

乔布斯在1997年加州库比蒂诺的秒速牛牛发布会上发表讲话 | The74Million

1985 年,苹果开启了第一个教育研究项目—明日苹果教室。之后的 12 年,苹果通过与学校和教师合作,得到一个非常简单的结果,如果学生能在个人层面全情投入学习,就会取得好的成效。而在 2008 年,随着互联网和移动电脑的普及,苹果决定再做一轮明日苹果教室的研究,库奇称这一轮的研究让苹果看到,由于技术带来的学习环境的改变,让学生想要变成内容的创造者,在数字媒体时代表达自我,而不仅仅是消化老师传递的内容。

这对现有教育方案提出了新的要求——学习不再是对信息的输入,而是一种具有相关性、创造性、协作型和挑战性的活动。库奇在他的新书 Rewiring Education(学习的升级)中总结道。

「计算机不是替代品,这无关乎硬件。如果 iPad 能做的就是替换一本书,我们失败了,这不是我和乔布斯对于苹果电脑的想象。」「我们如何建立一个挑战这一代学生的学习生态系统。」库奇坦然这是他从第一天上任苹果教育副总裁就在思考的问题。

苹果在教育这条路上并非一帆风顺。2017 年,Chromebook 占据学校市场 58%。根据市场研究公司 Futuresource 的数据,这一比例高于 2015 年的 50% 和 2014 年的 38%。与此同时,苹果的新设备从 2014 年的 50% 下降到 19%。

iPhone 如此受欢迎,除了自身出色的硬件能力,更重要的在于苹果为之建立的 App Store 等一系列生态系统。如果将主语换成教育,教育硬件以及之下的生态系统又是什么?


打造教育生态系统

苹果与 MECC 达成协议时,MECC 为 Apple II 编写了教育软件 Oregon Trail。70 年代,苹果成立苹果教育基金(Apple Education Foundation),向从学龄前儿童到大学生项目捐赠硬件。同时对教授各个学科软件的开发商提供资助,确保计算机可以用于教学目的。

2012 年,苹果发布了电子教科书应用 iBook2,以及支持 iBook2 免费编写和创作教科书的 iBooks Author。「iBooks Author 允许用户创建电子书并通过 App Store 销售,这让很多学校创建自己的教科书,并且『绕过』出版业。」库奇说道。沃尔特·伊萨克森撰写的乔布斯传记也暗示教科书是「乔布斯想改变的下一个行业。」

Apple Classroom 于 2016 年 3 月正式上线,作为一款专门为 iPad 设备研发的「教学助手」,教师能够控制学生的设备,将应用和网页推送到教室中所有的 iPad 设备上,此外,教师还能用 Apple Classroom 将学生分组,或者通过 AirPlay 向全班学生展示作业和课件。2018 年,苹果不仅发布了售价 299 美元的「教育版」iPad,也扩展教育的版图。让 AR 与技术结合,推出 ClassKit,允许开发者创建帮助教师设计「家庭作业」,并且让教师们能够跟踪学生的作业完成情况。目前,App Store 已经有超过 130 万个适配 iPad 的应用程序,其中有 20 万个应用与教育相关,200 多万本书,还有超过 1 万门公共课程可以从其在线学习资源库 iTunes U 获得。苹果一直在推动 Everyone can code(人人可编程)项目,利用编程教育来培养自己的生态。除此之外,在苹果教育生态系统中还包括多项针对教师的培训和学习计划。

2018 苹果教育发布会 | 视觉中国

「第一款 iPod 于 2001 年面世以后,随即成为科技界和时尚界的宠儿。不过这款为音乐而生的设备不太受到学校的欢迎。所以我要想个办法,让 iPod『融入』学习环境中。我们一行人来到费城,一边捕捉导游声音,一边抓拍遗迹照片,做成了播客。然后我找到工程师说,如果你能做一个播客应用出来,我就能让 iPod 在低年级学生中出售出去,因为孩子们能创建自己的播客,讲述自己的故事。之后工程师在 GarageBand 中设计了功能出来,一瞬间播客在教育中流行起来。」苹果是这样做教育的,库奇解释道。

责任编辑:卧虫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51 D·Park
     正东集团院内 C8座105室 极客公园

关注我们:??|??